导航菜单
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 » 谜案追踪 » 正文

萧山古墓群损毁-云南跨千年的神秘古墓群

关于古滇王国,最早在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里有过对古滇国的片断的记载。两千多年前,滇池沿岸有过一个古老的王国,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之为“滇”。大约在公元前339年,楚国欲将势力范围扩展到西南,派楚将庄蹻入滇。不久,秦国灭了巴国和蜀国,庄蹻失去了与楚国本土的联系,于是,“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这是史料中明确记载的一代滇王,在他之前是否有滇王存在,无从考证了。就在司马迁将它载入典籍后不久,滇国就销声匿迹了,再没有踪影,没有传说,没有人知道它的臣民哪里去了,像一个亘古的谜,没有人再提起云南古史上的这段辉煌。然而,它曾经达到鼎盛一时的艺术成就,特别是青铜即使是两千多年后,也再没有复兴过。留下了一个古滇国消失之谜的历史未解之谜。在庄蹻入滇之前的若干年里,滇人青铜文化已进入鼎盛时期。考古学家李昆声教授说,抛开艺术成就的因素,这时的楚文化应比滇文化先进,至少,楚人穿鞋子,而滇人打赤脚,但滇墓里似乎并没有留下他带进云南的多少楚文化踪影,也有学者质疑这段记载。公元前1世纪左右,这个孤立的王国终于走到了终点。一位称雄滇池的滇王,向汉朝的使者提过一个认真的问题。他问:汉朝与我谁更大?在他的眼里,世界不会比滇国的地域大多少。可是,不久之后,这位可爱的滇王连同他的天堂,便在历史上销声匿迹了。最近没事的时候看电视上放的《古滇王国》和《消失的古滇王国》记录片,不过我想,这电视中播放的很多片段也仅仅是很多学者的猜测而已。一座都城是一个王朝的政治、文化中心,从这个平面图上,可以看到历史的变化。古滇国的王城究竟在哪里?《史记·西南夷传》只大致说滇国在当时的夜郎国以西,邛都国之南,昆明国以东地区,并未明确指出都城所在。有专家认为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在古滇国设益州郡,其郡治当置于原滇国都城所在地。有学者人认为古滇国是当地彝族人建立的政权,但滇墓里似乎并没有留下他带进云南的多少楚文化踪影。1955年至1960年,考古工作者们在滇池之滨的晋宁县石寨山发掘了战国到西汉时期的古墓葬50座,出土文物4000多件,绝大多数是青铜器,说明墓葬的主人们生活在云南青铜文化的鼎盛时期。1956年,石寨山6号墓出现了令学者们震惊的发现:一颗金质的“滇王之印”被挖了出来,《史记》有关汉武帝“赐滇王王印”的史实得到了印证,这充分说明古滇王国确实存在,它的都邑就在晋宁一带。史学家历来认为汉俞元古城在史书上消失是个谜,在历史上,即使俞元建制变更地名,也应有所记载,但南北朝后俞元古城信息中断,俞元城到底哪里去了呢?《汉书·地理志》载:“俞元,池在南,桥水所出……”,“桥水上承俞元之南池,县治龙池洲,周四十七里。”俞元县境是现澄江、江川、红塔、石林(路南)等县区,这样一个大县、强县,其县治龙池洲应是一个繁华的不小的城池。这个城池肯定不是我们说的澄江城,那么,汉代的俞元县城到底在什么地方呢?这个城池是否已经沉入抚仙湖里了呢?抚仙湖水下古城的内城可能是滇王离宫,而滇王离宫可能就是后改称的俞元县,俞元古县城也真如百姓所说“澄江湖里有一座沉没的城”,因地震而沉没湖底,它正是探测到的抚仙湖下残存的古城。两千年的时空交错,给后世留下了太多的谜团。在数十年破译古滇国的探索历程中,那些难以琢磨的变数一直在困扰着人们。作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古滇国,历时五百余年,在云南历史上的地位颇为重要。但不过百余年时间,古滇国渐渐湮没,东汉以后,有关古滇国的历史,便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时至今日,古滇国至少还存在四大谜团:古滇国的都城在哪里?谁是古滇国的主体民族?古滇国的社会性质是什么?抚仙湖水下古城是否为神秘消失的古滇王城?这四大千古谜团使古滇国的真面目依然秘而不宣。时至今日,发型服饰依然是许多民族最显著的文化标识和民族标志,也许她位尊35种民族或部族之上,也许古滇国是由至少35种民族或部族组成的统一王国,而她就是王国的“女王”?古滇国究竟是不是母系氏族社会,尚无定论,但青铜器所反映的场景毕竟是古滇国社会生活的微缩,女性在古滇国非凡的社会地位。关于古滇王国的这些种种未解之谜,只能有待考古资料的进一步发现了。

评论(0)